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非遗
【转摘】汪海峰||明清两代定西市各区县书院建置与进士人数考释
发布日期: 2018-07-03 14:21 来源: 市广电局 
 

【摘 要】定西市明清两代考中进士的人数位居全省前列,这与当地书院建设的数量和规模有很大关系。如以进士作为衡量人才的一般标准的话,进士的数量可以普遍地说明一个地方的社会经济、文化水平和人才情况。作为官办教育的补充,明清两代现定西市辖区的书院建设有相当的规模,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地文化教育兴盛的状况,书院屡毁屡建,规模和数量有增无减,生生不息的文脉,一直使这一地域的文化教育特别昌盛。

【关键词】定西 陇中 明清 进士 书院

定西市现在通称陇中,是历史上陇中区域的一部分,历史上多为各民族杂居之地,也是民族之间发生战争拉锯的战场。定西市地处丝绸南线通道,是古丝绸之路和新亚欧大路桥的必经之地,交通便利了文明的传播。〔1〕定西市的临洮和陇西在两千余年的历史上一直为历代郡、州、府治所在地,为陇右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陇西一度成甘肃省最早的省会。定西市虽然地处边陲,属于传统文化的边缘地带,在宋代及以后文化教育落后于全国发达地区,但是在汉唐时期由于靠近当时的国都长安,也曾有一度的繁荣。尤其是陇西,在唐代的文坛上就出现过“陇西三李”等领军人物。

在中国长达一千多年的科举考试制度中,甘肃出的人才远远少于全国文化经济发达地区。如以进士作为衡量人才的一般标准的话,仅明清两代定西市所出进士在甘肃省是遥遥领先的。明清两代科举考试中甘肃没有出过状元,但在漫长的科考历史上,甘肃还是出过几个状元的,并且这几个状元多出在定西市,但遗憾的是文献资料记载不是很详尽。比如,唐代状元李程就是今陇西东南人〔2〕;唐代状元李(大历五年庚戌科东都试场进士第一名,是否状元不同文献有争议)就是今陇西县籍〔3〕;而元代贵拜柱世居陇西,元至正二年(1342)右榜状元,有关拜柱的文献资料较多,确定无疑是今陇西县人〔4〕。定西学者金枚记录到的甘肃历代状元共有六个,不包括李。〔5〕状元毕竟是凤毛麟角,而进士的数量可以普遍地说明一个地方的社会经济、文化水平和人才情况。明清两代共举行过201次进士科考试,进士人数也不统一,本文以张晓东的统计数据为主(因为张晓东对甘肃进士的分布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参照金枚的统计数据(因为金枚依据陇中地方史料,较为具体)。张晓东统计明清两代全国进士51612人〔6〕,金枚统计51624人〔7〕,其中甘肃的进士人数张晓东统计453人,金枚统计514人,其中现定西市进士人数张晓东统计77人,金枚统计83人,定西市各区县的进士人数见下表:

从以上统计可以看出,陇西、安定、临洮三县拥有进士人数最多,占了全市的78,而其它四县合计占到全市的22

从进士人数可以看出一个地方当时的政治经济状况,也可以说,进士人数是一个地区文化教育的晴雨表。定西市的陇西和临洮两个县在两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是甘肃省主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秦绍王二十七年(前280),置陇西郡,郡治狄道(今临洮县)。元、明、清均置临洮府,府治狄道。汉安帝五年(111),因羌人多次起义,兵入狄道,便移陇西郡治于襄武(今陇西县),又于公元128年还治狄道。魏文帝黄初元年(220),陇西郡治由狄道迁至襄武。元、明、清三代,陇西县一度为陇右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甘肃最早的“省会”所在地,1665年清设巩昌布政司,驻地巩昌即今天陇西,1668年移至兰州,虽时间短暂,但实际上起到了省会的过渡作用。在明清两代,今定西市辖区就有两个府级建制存在,今陇西、安定、通渭、岷县、漳县隶属于巩昌府,临洮、渭源隶属于临洮府。由于临洮和陇西在历史上一直是陇右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拥有府县两级儒学,教育发达,带动了周边区县文化教育的发展。同时,作为官办教育的补充,明清两代现定西市辖区的书院建设也有相当的规模,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当地文化教育兴盛的状况。定西市在明清两代考中进士的人数在全省位居前列,这与当地重视书院建设不无关系。

书院在古代应该是早已有之,春秋时期百家争鸣,学术流派纷呈,各流派都广收门徒传道授业解惑,讲学的场所也可视之为书院。只是书院设置和名称肇始于唐代,但书院在唐代却不是教育场所,其性质类似于图书馆。到了宋代,在山林幽静之处创办书院,名流宿儒入主书院讲学授业,书院才成为教育教学和学术交流的场所。当时著名的就有江西庐山的白鹿洞书院、河南商丘的应天府书院、湖南衡阳的石鼓书院、长沙的岳鹿书院,这就是北宋著名的天下四大书院。中国的书院制度存在了一千余年,作为官办教育的补充,在人才培养、文化传承等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定西市历史上唐宋元几代有无书院由于没有文献记载不得而知,但元代汪世显家族在陇西建过一个西北地区最大的博物图书馆“万卷楼”,藏书两万卷。现藏陇西县的元代石刻《万卷楼记》以及《元史汪世显传附惟正传》都有详细记载。“万卷楼”毁于何时无考,但因为“元初改巩昌路便宜都总帅府,统巩昌、平凉、临洮、庆阳、隆庆五府及秦、陇……兰二十七州”,巩昌路便宜都总帅府辖“五府二十七州”(《元史地理志三》),〔8〕万卷楼的图书资料在元代及以后应该流布陇西及甘肃省大部,对陇西及甘肃省文化教育的发展无疑起到过积极的作用。甘肃最早兴办的书院有两说,一是“明景泰五年(1454),理学家段坚在兰州创建容思书院,聚徒阐扬理学,这是见于史籍记载的甘肃最早书院”〔9〕,二是“甘肃最早兴办书院的首推静宁的陇干书院,约建于明朝成化年问,其次为陇西崇羲书院、渭源渭川书院,皆建于明嘉靖十四年(1535)。”〔10〕就是说,甘肃最早兴办的书院都在明代,而现定西市辖区的陇西崇羲书院、渭源渭川书院都属于甘肃最早兴办的两个书院,为定西有文献记载的书院建制之始。但是,据《乾隆陇西县志》载,陇西在明代还设立过一个书院“崇文书院”,其建制更早。“嘉靖十四年(1535),御史王书绅在东关创建崇羲书院……另曾在钟灵池东建立崇文书院,清康熙二十八年 (1689)迁南大街县署旧址(《重建南安书院碑》、陇西县志及其它史料均有提及)。但由于史籍缺乏详细记载,诸研究书院的学者在论著中不录。崇文书院创建时间无考,据《洮岷边备道题名碑记》载:明宪宗成化四年(1468),设置洮岷整饬边备道(道治巩昌)时,将崇文书院改设道署。由此推断,崇文书院最晚建于明朝初期,书院故址在今人所称的道署巷。明穆宗隆庆二年(1568),洮岷兵备道移治岷州后改为分守陇右道署。清初道撤官裁,又恢复为书院。清康熙十三年(1674),王辅臣叛乱时被毁。康熙二十八年(1689),陇西知县杨本植在雄镇楼南新县署重建崇文书院,“杨本植请于上移居陇右道署,雄镇楼南新署改建崇文书院,学使者按临试士焉”,〔11〕规模较旧书院更为宏阔。崇文书院后来废毁何时难以考证。但是平凉府正德十年(1515)也建过一个崇文书院,《平凉府志》卷一《藩封》有载,诸研究书院的学者在论著中有录有不录。两书院同名,且史料都不够具体,不知何故。

明代定西市四大书院里,陇西崇文书院、渭源渭川书院由于史料缺失,面貌较为模糊。唯有陇西崇羲书院、临洮超然书院最为著名。

明嘉靖十四年(1535),陕西巡按御史王书坤巡按陇右,对巩昌欲办书院之事大加赞赏:“巩昌经纬之地,宏敞雄壮,风气平而人多秀,人才间出。”因而选定环以南山,可引清流的陇西东园(即东关)创建崇羲书院,由郡守袁士伟督工兴建,于次年六月竣工,崇羲书院的建筑在当时堪称一流。巡按亲书“崇羲书院”四个大字(取伏羲孕美毓秀之所之意)。逾5月,挑选临(临洮卫)巩(巩昌卫)和甘肃河西之才秀者数十人群聚其中,礼聘名儒讲学研习。该书院历经一百多年,于清康熙十三年(1674)毁于王辅臣叛乱。

超然书院是明嘉靖三十年(1551)典史杨继盛捐建于临洮县岳麓山超然台的一所陇上著名书院。由于杨继盛在朝中与权贵意见不合,被贬为临洮典史,这对他个人的政治前途不利,对临洮的文化教育事业倒是一件好事。

超然书院于清康熙十四年(1675)毁于兵火。康熙二十五年(1686)督学许孙荃与郡守高锡爵倡议捐修,增斋房4楹,后渐圮。乾隆三十四年(1769)知州金光斗重修。光绪三十一年(1905)知州潘力谋改建为超然高等小学堂。超然书院的始建者杨继盛可谓仕途坎坷。公元1552年,杨继盛似乎官运亨通,“一岁四迁”。但因弹劾严嵩被下狱治罪,最终于1555年冬十月遇害,年仅四十岁,当时称其为“明代第一硬汉”。他在书院讲学时撰写的名联“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镌刻在文峰塔身,昭示凛然正气,对当时和后来书院的学子影响很大。

清代定西市的书院建设有了长足的发展,各区县都建有书院,共计有十九所之多。由于当时陇西是巩昌府治地,因而陇西的南安书院在陇中最为著名。

南安书院创建时间无考。据《南安书院碑记》,清道光四年(1824) , 陕甘学政张岳崧莅临陇西视学,士人告称“崇羲、崇文书院久圯, 南安数椽,亦鞠茂草”,张公即“亟新之,吾其倡焉”,亲访“南安故址”,捐俸集资,于道光五年由巩昌知府珠满在仁寿山麓东之盘龙山重建,惜于同治三年(1864)兵劫被毁。同治十年 (1871),巩昌知府支昭展将游击署占领的陇西东大街原姓宅院,改建为南安书院。光绪十六年(1890), 知府周景曾在原姓宅院重兴南安书院。据现存陇西师范碑廊之《重建南安书院碑记》载,周景曾重修的南   安书院系后来陇西师范学校前院。南安书院讲堂悬“立廉”匾额,并书训词:“尔诸生,励廉隅,敦品节,挹清圣之高风,而不徒拘拘于文学之末”。书院建有书楼三大间,名为“奎文楼”,贮藏购置的经史子集书籍共二十箱,至今仍存陇西师范(现已改为定西工贸中专),“俾士子研求根柢”。南安书院为一所规模恢宏的培育人才基地,尤其是光绪二十五年(1899)安维峻获罪回乡,在南安书院任山长,一时儒学大盛,被人誉为“陇中白鹿”,与庐山白鹿洞书院相媲美。无独有偶,安维峻任福建道监察御史期间,忧国忧民,连续上疏六十五道,支持光绪皇帝为首的主战派,最著名的是《清诛李鸿章疏》,以言获罪,直声震中外,因而被人誉为“陇上铁汉”,与兴办超然书院的“明代第一硬汉”杨继盛一样,都是“中国的脊梁”。

定西市在明清两代的书院建设虽因“苦瘠甲于天下”而历尽坎坷,但是历代外来和当地官员们的义举却使得艰难变为现实。左宗棠经略甘肃之时,就把兴办教育推广儒家文化作为教育兴省的重要策略,提倡广办书院,并带头捐俸。翻阅历史,往往有许多令人感动之处。当时的官员一到地方上任,最先关注的就是民生和教育,通过附表可以看出,定西市境内的书院大部分为在当地做官的官员捐建。官员们或者拿出自己的薪俸,或者动员社会力量创建书院,或对已有而毁废的书院进行重兴、重建、修葺、增葺,延请山长,提供膏火和资助,想方设法给当地的读书种子提供就读研习的场所。而这些官员大部分并非本地人,却为当地的文化教育雪中送炭。定西各区县的书院屡毁屡建,规模和数量有增无减,生生不息的文脉,一直使这一地域的文化教育特别昌盛。现定西市辖六县一区在明清两代考中进士的人数在全省位居前列,这与当地书院建设的数量和规模有很大关系。下面把现在定西市行政区划内的明清两代的书院作一统计(详见附表《定西市各区县书院建制及其沿革》):

  甘肃省在明清两代的书院也没有一个确切的数据,各书院研究者的统计都不尽相同。甘肃省在明代建设的书院并不多,据统计“明代甘肃有书院 14 所”〔12〕,其中定西市就占了四所,将近全省的三分之一。“有清一代,甘肃书院……遍及各府州县,共计70余所”〔13〕,定西市占了19所,是全省的四分之一。

  明清两代甘肃共产生进士453人,其中兰州79、定西77、天水70,定西市的进士人数就占了全省的17,列全省第二。定西市明代进士38,列全省第二;清代进士39,列全省第四。从定西市各区县进士的地理分布上来看,陇西明代12、清代14,总26,列第一;安定明代8、清代10,总18,列第二;临洮明代9、清代7,总16,列第三。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陇西在明清两代均为巩昌府治地,文化教育发达,书院建设数量多规模大,由于文化基础优越,考中进士的人数就远多于其它区县。进士人数少的几个县,大都距离中原文化在甘肃由东向西传播的主要路径“天水——陇西——兰州”较远,书院建设要么数量少,要么规模小,文化教育不够发达。临洮县虽不在“天水——陇西——兰州”的主要路径上,但临洮县明清时期一直是临洮府治地,书院建设较早、规模较大,因而进士人数也较为可观。由此可见,一个地方书院的渊源、规模、数量和质量,与这个地方进士的人数、人才的多少具有显著的相关性。

【参考文献】:

[1]梁坤.民国时期甘肃的道路建设与丝绸之路变迁[J],丝绸之路, 2009,6:77.

[2]侯福兴.中国历代状元传略[M] ,北京:中国人事出版社, 1998,8:31.

[3]周腊生.唐代状元奇谈[M],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02,3:295.

[4]侯福兴.中国历代状元传略[M],北京:中国人事出版社,1998,8:233. [5]金枚.甘肃明清进士翰林传略[M],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2005,8:175-205.

[6]张晓东.甘肃明清进士地理分布研究[D],西北师范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2007,5.

[7]金枚.甘肃明清进士翰林传略[M],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2005,8: 167.

[8]李治安.元巩昌汪总帅府二十四城考[J],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2:95.

[9]黄兆宏.甘肃书院诸问题探讨[J],甘肃联合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6,4:10.

[10]漆子扬.古代甘肃书院考[J],西北史地,1994,4:12-16.

[11]鲁廷琰.乾隆陇西县志[M], 江苏:凤凰出版社2008,12:39.

[12]陈尚敏.明代甘肃书院述略[J],甘肃高师学报,2007,3:62.

[13]高丽萍.清代甘肃书院研究[D],西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2008,8.

 

定西市各区县书院附表

 

 

定西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局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verd. 陇ICP备12000615

网站标识码:6211000028 地址:定西市安定区永定西路2号 邮编:743000 电话:0932-8212938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8/11/07 18:04:50